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132yy.com-婧倩馆-7rmy.com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妈妈有一位和她从学生时代就一直很要好的朋友,算起来还是妈妈的学妹呢!我都叫她张阿姨,她在学校里比妈妈要晚了二届,今年才三十八岁而已,她虽然已是快接近四十大关的妇人,但因嫁了个有钱的老公,生活优渥,所以还是姿容秀丽、风采绰约;又因她平时保养得法,肌肤细嫩雪白,豔丽非凡,望之犹如三十岁的少妇,丝毫看不出是已近狼虎之年的女人。  
  她的身材该肥的肥,该瘦的瘦,娉婷窈窕,乳挺腰细;尤其那个丰满肥嫩的臀部,相信所有男人看了都想要去摸它一把,由此可见,她在校时必定是个颠倒众生、豔冠群芳的大美人。只是她结婚了那幺久,才生了二个女儿,就是生不出个儿子来,她戏称自己是一座--『瓦窑』,只有弄瓦之喜的份儿。  
所以她每次到我家来,都跟妈妈说她好福气,有个儿子都这幺大了。  
  前几天她又开始唸了起来,因此今天她又来我家时,妈妈乾脆叫我认她当乾娘,她听了很激动,喜极而泣地忙把我紧紧地拥入怀里,爱怜地轻抚着我的头,道:『我终于……终于……有个……儿子了……』  
  妈妈见她想儿子想得都快疯了,含着欣慰的微笑在一旁看着她这近乎幼稚的举动。  
  我被张阿姨,哦!不,现在要改叫乾娘了,紧紧地抱在她胸前,她那两个丰满的肥乳密贴着我,觉得柔软中尚带着几分弹性,使我胯下的大懒叫,涨硬了起来直顶着我的裤子。  
  妈妈在一旁瞥见了,伸肘轻轻顶了我的腰部一下,又瞄了我一眼,暗示着我不可太过放肆无礼。我赶紧用夹缩屁眼的方法来使大懒叫软下来,一会儿,才又恢复原状。  
  又听得乾娘对着妈妈说晚上要好好地请我吃一顿,顺便带我回家认识她的两个女儿,也就是我的乾姐张秀云和乾妹张筱云。  

  妈妈听了她这幺说之后,心里有数地知道这下我一定又想带乾娘上床了,说不定连乾姐和乾妹都要玩上呢!妈妈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,答应了乾娘的要求,让她带我回家。  
  我和妈妈已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母子通姦关係,早已灵肉合一,我和她心里在想什幺,是不必宣之于口地多费唇舌了,想干干乾娘一家三个女人的淫念,妈妈根本不必听我说出来,她早就了然于心了,有个这幺了解我的妈妈,而又能在床上满足我的情妇,我想世界上可没几个人有我这种幸运哪!  
  乾娘要带我回家,这可是我勾引她们母女三人到手来玩的大好良机,于是我便高高兴兴地随着美豔迷人的乾娘走了。  
  乾娘的家在一处高级的住宅区里,红瓦白墙,绿树如荫,好个幽静的居家环境。进了她家,乾娘随手关上大门,让我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,嫋嫋地走向厨房为我张罗饮料,我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的背影,走路时扭动着腰枝,肥大丰满的玉臀,左摇右摆地性感极了。当乾娘拿着饮料,再从橱房走回客厅时,娇豔的粉脸上带着醉人的微笑,她胸前那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,也随着她莲步轻移间,不停地在她上衣里抖动着,使我看得是眼花了乱,心跳急促,脑子里晕晕沉沉,全身的热度也一下子昇高了很多。

  乾娘陪我说了一会儿话,便道:『龙儿!你坐在这儿喝饮料,乾娘要先去脱掉外出服,换上家常服再来陪你聊天。』  
  我回答她道:『好的,乾娘!您去换吧!我自己在这坐着就好。』  
  乾娘起身走到她的房里去换衣服了,我见她进房后,房门并没有关紧,还留下一些缝隙,心想:何不先去偷看乾娘换衣服?那定是一幕活色生香、春光外洩、既紧张又刺激,人生难得一见的美妙镜头呀!  
  待我偷偷地潜到了乾娘的卧室门外,把眼睛凑上门缝往里面偷窥的时候,只见乾娘已把她的上衣和裙子脱掉了,全身上下只剩下那乳白色的奶罩和一条月白色的小三角裤了。  
  乾娘此时以背对着我,我只觉她的背影肌肤雪白,玉臀丰满,性感迷人的胴体,尚未全脱光就这幺有看头了,那幺若是她全都脱掉了,那岂不真的应了『眼睛吃冰淇淋』的俗语了吗?  
  我窥视的眼光又瞥见乾娘正面的墙上挂着一面对着房门的落地镜,恰巧把她前身的美妙风光毫不保留地反映到我的眼前,加上卧室里的灯光很明亮,使我可以从镜子里看到乾娘那白馥馥的肉感娇躯,两粒肥涨的大乳房,被她略嫌窄小的乳白色奶罩包着;下腹部阴阜上的黑色阴毛,也透过月白色的三角裤,隐约可以见到一片漆黑的阴影。  
  我被眼前的这一幕诱人的春光给震慑住了,不由屏气凝神地专心注视着。  
我呆呆地看着乾娘后续的动作。『哇塞!』好戏还在后头呢!乾娘脱衣服的动作尚未停止,她还继续地伸手到背后解开她奶罩的钩子,脱了下来,又弯腰把她身上最薄的一件遮蔽物--三角裤也脱掉了。站在落地镜前的乾娘已是身无寸缕,赤裸裸地被我看个正着了。胸前雪白的乳峰上,顶着两粒豔红色的奶头,小腹下方那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,虽然距离稍远而使我看得不是很清楚,但远远望过去黑压压的一大片,也真够性感迷人了。  
  我在门外只觉得口乾舌燥、心摇神驰、热血沸腾、慾燄高炙、大懒叫硬挺高翘,大有破裤而出的危险。真想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,拥抱着乾娘那性感的胴体,把我的大懒叫干入她的小鸡掰里,大干特干地猛肏她一场,才能消消我那快要爆发的满腔慾火。但我又不敢就此鲁莽造次,万一乾娘抵死不从,岂不坏了我那同床一起干干她们母女三人的大计?还是再忍一忍,慢慢地等待最好的时机吧!  
  这时,乾娘从衣橱里拿出了一袭家常睡衣和一条新的粉红色三角裤,姿态优美地穿了起来,我知道她马上要出来了,于是赶紧坐回客厅沙发上,再猛吸了一口饮料,表示我一直乖乖地坐在这里。乾娘开了房门出来了,我见她胸前的一双大乳房在她走到客厅时,一抖一抖地颤动得非常厉害,我心知乾娘在她家常睡衣里一定没有戴上乳罩,因为女人平时在家若是没有外人在场,往往为了贪图舒服而没有穿上乳罩。  
  这件事要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还真是一个好预兆,至少乾娘心里已不把我当成是个外人了,那幺我下手的机会和成功的把握也因此会提高了许多。  
  我心中计划着如何把乾娘干到手的步骤,因为我知道女人们就算千肯万肯地想和你烧干,表面上也不敢有所表示,好保持她们的矜持形象,除非男人先有了想干她的表示,她们还要假意地推拒一番才会让你达到目地,这样她们既维持了自己的尊严,也得到了她们内心里渴望的舒爽,所以若是能突破女人们这层虚伪的面具,那幺她们就会心防尽撤,任你予取予求的了。  
于是我暗地在心里头拟好了腹稿,打算先用挑情的语言去拨动她的芳心。  
  我和乾娘坐在客厅里聊着,乾娘道:『这对死丫头真野,出门到现在还不回家。』  
  我道:『乾娘!现在才六点多而已嘛!她们也许还在逛街呢!』  
  乾娘笑着道:『龙儿!你真是个好孩子,很会体谅别人。』  
  我见她脸色柔和,趁机故意地把头埋在她的乳沟之间,双手紧紧搂着乾娘的纤纤细腰,用我的脸颊拼命地揉搓着她的大乳房,就像是个小孩子般在妈妈怀里撒娇一般。乾娘被我揉得一阵颤抖,喘着气道:『好了好了,别再揉啦!乾娘都快被你柔散了,我这一把老骨头,怎能禁得起你的蛮力哪?』  
  我真心地道:『乾娘!妳不老呀!一点儿都不老,妳还很年轻,又很漂亮呢!』  
  一边说着,一边大胆地在她粉颊上吻着,然后偷袭了她的红唇,乾娘被我吻得『哦!……哦!……』地呻吟着,最后竟也伸出娇舌来和我的舌头在空中互相勾吮缠搅着。  
  我将一只手颤抖抖地伸入她的家常睡衣里,摸到了她真真实实、赤裸裸的大乳房,手里感觉得又滑又嫩、还有极大的弹性,峰顶的两粒乳头被我一摸都硬得凸了起来。  
  乾娘害羞地娇声说:『嗯!……龙儿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这样……嘛……快放手……你……你怎幺……可以……可以……摸……乾娘的……奶奶嘛……停……快停呀……不要……再揉了……乾娘……这样……好……难受……』  
  她忙用手来推拒着我,虽然她的嘴里好像在斥责着我,但脸上并没有因此而生气的怒色,反而带点娇羞的神态,大概是被我高超的摸乳技巧揉得很舒服吧!  
  我对她说:『乾娘!有奶便是娘,妳没有听过吗?妳是我乾娘嘛!当然要给乾儿子吃奶呀!在家里妈妈也常常让我吸奶呢!』  
  乾娘娇羞满面,一脸不信地道:『不……不行……你都……这幺大了……怎幺能……能……吃我的……奶奶……你骗我……玉梅姐……才不……会……让你……吸……吸奶哪……』
  我认真辩解地道:『乾娘!真的嘛!如果妳不信的话,妳可以马上打电话去问妈妈是否真有这回事,妈妈她还让我干干,和我烧干呢!那才是真的舒爽哪!』  
  乾娘听得张口结舌,结结巴巴地道:『什……什幺?……你……妈妈……玉……玉梅姐……让你……让你……干她……这……这怎幺……可以……那有妈妈……和自己的儿子……上床……作……烧干的?……』  
  我见乾娘粉脸都红透了,看起来更加豔丽诱人,于是心动地又伸出那禄山之爪,一手继续摸着乳房,一手干入她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扣挖着她的鸡掰。  
  乾娘被我这大胆的偷袭行动吓了一大跳,大叫着道:『哎呀……龙……龙儿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』上身闪躲着我揉乳的魔手,又把双腿夹得紧紧的,不让我摸到她的鸡掰。  
  我怕她逃走,那就前功尽弃了,忙用力抱住她,解开家常睡衣的扣子,把衣襟左右拉开,那一对肥嫩丰满的乳房,顶着豔红的大奶头跳了出来。我迅速地抓住了一只大乳房又揉又捏,用嘴巴含住另一个奶头,吸吮舐咬。  
  乾娘被我逗得又麻又痒、又酸又酥地难受得呻吟着:『哦!……不要……乖儿……不要……咬……乾娘的……奶……奶头……别……别舐……啊……』紧合着的双腿也慢慢地张了开来,我抚摸她的阴毛、扣挖她的阴唇、揉捏她的阴核,再把手指头伸入阴道中抽干着。  
  乾娘被我这上下夹攻的招术给刺激得叫道:『啊……别……别挖了嘛……快……把手……啊……拿……拿出来……乾娘……难受……死了……哎呀……乾娘……被……被你……整……整惨了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要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完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』  
  乾娘忽地猛然一阵颤抖,两腿上下摆动着,小鸡掰里的淫精也一直往外流,我知道她已达到了高潮,洩了第一次的身子了。  
  我看她昏昏迷迷地喘息着,乾脆抱起她的娇躯,直接走向她的卧室。  
  乾娘突然由昏迷中醒来,惊叫道:『龙儿!……你……你要……干……干什幺?……』  
  我抱着她亲吻着,一边涎着脸道:『我的亲亲小鸡掰鸡掰乾娘!儿子现在要带妳上床去呀!』  
  接着我把她放在床上,动手去脱她的家常睡衣和那条小三角裤,当然又有一番挣扎抗拒,不过不是很激烈,终于乾娘被我脱得全身精光的了。我再脱掉自己的衣服,站在床边,爱怜地看着乾娘红晕过耳,羞得闭上眼睛的娇态。 我明白她此时正处于慾望和伦理的天人交战中,从以前的例子里,我知道只要把大懒叫干进女人的鸡掰洞,让她满足就一切没事了。  
  只听得乾娘抖着声音道:『龙儿!……你……你……破坏……了……乾娘的……贞操……了……』  
  她一边娇羞地用手遮在她鸡掰上,不让她那羞人的方寸之地被我看到。  
  我道:『乾娘!贞操真的对妳很重要吗?还是让我用这条大懒叫替妳通通小鸡掰,让妳舒服才是真的。妳一生光是和乾爹烧干,没有享受过性的高潮,怎会有什幺乐趣呢?还是让我来干干妳吧!我床上的功夫是很厉害唷!干得妈妈都会叫我大懒叫亲丈夫哪!』  
  说着,抱着她又亲又吻,扳开她遮住下体的手,又揉捏了她的阴核一阵,弄得她又是淫水狂流,洩了再洩。  
  我见她已是慾火高烧,又是饥渴又是空虚,马上翻身压到她胴体上,乾娘此时全身热血沸腾,不得不用一直颤抖着的玉手引着我的大懒叫,对準了她那淫水涟涟的小肥鸡掰口,浪声道:『龙儿!……乖儿……呀……乾娘……好……痒……快……快把……你的……大……大懒叫……干……干进去……止痒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』  
  我把大懒叫头瞄準了乾娘的浪鸡掰入口,用力一挺,干进了三寸左右,乾娘全身发抖地痛得叫道:『哎呀!……龙儿……痛呀……别动……你的太……太大了……乾娘……吃……吃不消……』我感到大懒叫好像被一个热乎乎又肉紧紧的温水袋包住了一般,里面又烫又滑,根本不像是中年妇女的鸡掰,倒像是个二十出头,新婚不久尚未生育的少妇哪!  
  我伏下身子去吸咬乾娘的大奶头,又揉又摸,再吻住她的红唇,两条舌头纠缠不清,渐渐地她的阴道较鬆动了。我猛力一干,大懒叫全根肏入,直捣着鸡掰心,乾娘这时又痛又麻、又酥又甜、又酸又痒,五味杂陈地脸上的表情变化万千,肥突突的小鸡掰紧紧地套着我的大懒叫。  
  我使劲干了个尽根,又抽了出来,再干进去,又抽出来,轻送重干兼有,左右探底,上下逢源,使得乾娘的脸上淫态百出;又用力地揉着她那对柔软、娇嫩、酥滑兼有的大肥乳,使乾娘浪叫着道:『啊!……龙儿……妈妈的……亲……儿子呀……哎哟……乾娘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大懒叫……的亲……丈夫哟……干……干进我……的……花心了……快……乖儿子……乾……乾娘……要你……要你……用力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乾……乾娘……爽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  
  乾娘渐渐习惯了我大懒叫的顶抽干送的韵律,她也用内劲夹紧我的肉棒,让我按着她的丰满娇躯压在床上肏干着,只见乾娘紧咬着下唇,又开始浪叫着道:『嗳唷!……乖儿……有你这样……的……大懒叫……才能……干得……乾娘……乐……乐死了……亲亲……乾儿子呀……你才是……乾娘……的……亲丈夫……啊……乾娘的……小鸡掰……第……第一次……这幺……痛快……捣得爽……干……干得妙……乾娘……全身都……酥麻……了……乖儿子……亲丈夫……你……真会干……比你……乾爸爸……还要……要强上……万倍……唔……呵……呀……你才是……乾娘……的情人……乾娘……的……丈夫……乾娘……爱死你了……啊……小鸡掰……不行了……乾……乾娘……要洩……要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  
  我见她不要命地挺动屁股,淫蕩得媚人入骨,娇靥含春,淫水大股大股地喷射着,洩了又洩,再洩,弄湿了好一大片床单,大懒叫肏在乾娘的小鸡掰里,紧密又温暖,花心还会一吸一吮地夹得我的大懒叫直跳动着。  
  这场床上大战,直干得天昏地暗,终于在我的大懒叫顶住了花心